以色列創新科技考察報告    

為落實行政長官於2016年施政報告中提出推動產業多元化、推動中小企業科技創新,改善營商環境的施政目標,並同時研究產學研的專門資助方案,科學技術發展基金於2016年3月份組織本澳年青科學家到以色列進行創新科技考察,探討其成功之道,作為未來澳門開展相關工作的參考。

考察團共有32人,由科技基金行政委員會馬志毅主席帶領,參加者主要是大學研究人員及本澳的企業家。是次考察得到中國科技部的支持,先後到訪以色列頂尖學術及研究機構,了解並交流有關以色列推動大學畢業生創業、中小企業科技創新及大學科研成果轉化的策略與方法。

以色列,有創新之國的美譽,是世界高科技新興企業最興盛的國家,有全球最活躍、成長最快的新興企業、初創公司密度全球最高。以色列自然資源極度匱乏,且全民皆兵生活在紛飛戰火之下,在1948年才成功建國,但經濟卻高速發展至今。根據世界銀行資料顯示2014年以色列人均GDP在世界排名第二十七位(註1),而美國工業研究所資料顯示以色列2014年對科研的投入就佔GDP百份之四點一五(註2),冠絕全球。目前,以色列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數量為九十二家(註3),僅次於美國、加拿大和中國,可謂是當之無愧的"創業之國"。雖然強鄰環伺,卻吸引了來自世界的巨頭公司和風險投資紛至沓來,這裡有全世界高密度的風險投資。今日,有數百家跨國公司把科技研發中心設於以色列,包括Intel, IBM, Google, Apple等等,類似美國的矽谷。

察團帶著朝聖一般的虔誠,參觀了當地三所著名大學、一所科學研究所及一家創業中介服務公司,了解到以色列人勇於創新,不怕失敗的精神,深為震撼。政府、大學及科研機構、投資者、企業一起在當地營造了相當完善的產、學、研緊密合作的生態系統,十分值得借鑒。本文從以下三個關鍵導出當地對推動科研成果轉化、科技創新與創業、在特定文化及環境條件下的成功之道。

一、學術機構重視科技成果轉化、鼓勵創新

以色列只有8間大學,比較像是菁英教育,以色列的大學不刻意注重排名,有研發能力的教授不需要花時間在提升學校排名,而是專注在創新的科學研究與具備應用的產業價值。考察團到過以色列理工學院、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特拉維夫大學及魏茨曼科學研究所,等三所大學及一間研究院。

1.1、以色列理工學院

以位於海法市的以色列理工學院(簡稱Technion)之應用科學研究及成果轉化非常突出,它是以色列最早的大學(建於1912年),Technion被稱為"以色列的麻省理工",以色列第一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就是來自該校。Technion的科學園被稱為"以色列理工學院企業家孵化器",是以色列最大的孵化器之一。Technion有18個學院,42個研究所,12,500個學生及615個教師。Technion每年的研究經費約為1億3千5百萬美元,與麻省理工學院的8%相比非常少,這更可反映出其成就難能可貴(註4)。

Technion的科學園幫助入園專案進行運行和管理,尋找投資公司和合作夥伴,提供法律援助等服務使專案在兩年孵化期裡孵化成功,發展成為新興公司。以色列理工學院很重視其校友組織,校友成功創業後,都會主動回校做創業演講並分享其心得,有的更會充當年輕在校校友的創業啟蒙導師,甚至當自己的初創公司被跨國企業併購後,還將跨國企業的研究部門引進校園。Technion有兩個主要的機構,一個是負責推動產學合作的聯絡辦公室Liason Office,另一個是推動技術轉移的學院研發基金TRDF。

Liaison Office主動為Technion的研究人員與企業建立合作關係。收到企業需求後幫助企業把需要轉為技術需求,在校內找尋合適的研究人員及設施,安排訪問及研討,協調企業與研究人員之間的需要甚至觀點,協助每個項目找財務支持。辦公室甚至在合作的各個階段都提供輔助。而大學科研人員也可通過聯絡辦公室找尋國內外企業合作,這些項目可以是企業主導,或者由企業直接資助。

而對於技術及專利轉移到企業的商業化,通過學院研發基金TRDF 下設之技術轉移辦公室Technology Transfor office of Technion-T³,其現時手上有600多個專利,另外有多於850個正在申請當中(註5)。T³ 也為科研人員與企業及投資者建立理想的聯盟,把科學發現、創新、技術及專利轉移到企業(註6)。T³ 一方面為有潛力商業化的應用找尋研究資金以支持相關項目,資助對象包括對概念驗證、制定商業計劃、開放原型、專家顧問等等。另一方面也負責為大學的技術專利商業化,主要渠道包括:1)主動邀請企業家把大學的技術商用化,全力支援企業家找到技術的應用,及組織新創公司;2)向成立的公司授權大學的知識產權;3)在孵化器內,與用大學知識產權而成立的公司合作。為此T³需要不斷分析大學的發明以及開發的內容、負責保護與管理大學的知識產權、技術授權等等。今天,超過50間子公司通過T³與TRDF的技術轉移計劃而成功(註7),Technion的商業化收益由2008-2009年度的1.07千萬美元上升到2014-2015年度的3千萬美元。

TRDF成立的Technion Seed是以色列著名的孵化器,現時與4間頂級的風險基金合作,主要向Technion的新創公司提供種子資金及孵化。1995年至2014年這二十年間由該校畢業生成立的公司有1,602間,創造了近十萬個職位,目前仍有811間在正常運作(8),創業成功率超過百分之五十。當中有296間被收購或合併,涉及資本增加達到260億美元。TRDF的公司在2011-2014年間的投資額為2億2千2百萬美元,而基金在2014年的技術商業化方面的收入為3千2百萬。

除此之外,Technion的內部商業化框架內還有其他方法,例如T³ 與Technion內一個名為Alfred Mann Institute at the Technion (AMIT)的技術加速器合作支持使用Technion專利成立的新創公司,而AMIT主要支持Technion研究人員發明的優秀生物醫藥創新的商業開發。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TRDF與Technion另外出資一千萬成立一個名為Technion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Fund的基金,在其旗下的公司組合中,行使Technion的優先投資權。每個有潛質的投資均由基金的投資委員會評審,再由行政委員會批准。

多年來在科技成果轉化上取得非常亮麗的成就,全賴管理團隊為科研人員制訂長效機制,科研人員只需專心於研究,管理團隊會負責處理科技成果於市場上推廣及營銷,收益的一半歸科研人員,另一部分則屬大學所有。

1.2、魏茨曼科學研究院

成立於1934年的魏茨曼科學研究院(簡稱WIS),是世界領先的多學科研究中心之一,只從事基礎科學的研究。WIS是以色列首任總統、著名化學家哈伊姆·魏茨曼博士建立,並以他的名字命名,曾被評為非美國院校中"學術界最佳工作地"。研究院只有數學及計算機科學、物理、化學、生物、生化等5個學院,以及研究生院。其規模不大,只有約2,400名教職員工,當中只有172名科學家,約1,400名研究生及博士後(註9)。雖然以色列人在多個研究領域都有絕對優勢,但他們只會選擇比較優勢領域發展,所以在魏茨曼科學研究所不會找到數理生化以外的院系,但他們的產出還是佔以色列專利授權產品出口的大多數。

於1959年,魏茨曼博士在科學研究所成立第一間技術轉化公司-耶達研究發展有限公司YEDA,它是魏茨曼科學研究所的商業部門,旨在促成源自魏茨曼科學研究院專利的商業化發展,是基礎技術和商業應用的中間橋樑。YEDA是以色列第一間學院科技轉化的公司,同時它也是世界上首創及最為成功的科技轉化公司之一,而其收入用於支持更多的基礎研究以及科學教育。YEDA負責分析及評核有商業潛質的基礎研究項目,保護學院及其科學家的知識產權,與業界建立業務聯繫並負責向企業授權學院的發明專利及技術,為學院的研究項目聯絡企業的資金等。

自1959年,YEDA為WIS註冊了1,930項專利,並透過這些專利開設73家公司,而2013年全球通過使用這些專利的產品銷售了280億美元(註10)。再通過2013-2014年間一些簡單的數字可對YEDA的工作有更多的了解:向企業作了2,500次WIS的技術介紹,簽訂了65份新的授權,為有70個研究項目找到來自企業、首席科學家辦公室、及YEDA的資助,提出了160個新的專利申請。

與Technion完全相反,WIS不允許科學家從事商業活動,學院為科學家提供最好的研究環境,讓科學家專心從事他們有興趣研究,而成果的商品化則由YEDA代勞。但有非常具誘因的分成機制,技術專利授權收入的40%歸研究者個人所有,而不是給實驗室。這樣形成一個很好的激勵機制,一旦技術專利被授權,YEDA從中可以獲得利潤,科學家也可以變得非常富有。當然,也有一部分收益到院系、實驗室。

2013年WIS研究項目的總科研資助為一億美元,當中4千5百萬來自歐盟,以色列有4千萬。保持約一千個資助項目,而每年新取得的資助約為250-300個。另外一個我們有點意外的是,WIS的項目向幾個主要基金申請資助的成功率只在20%-30%之間(註11)!

1.3、大學的創業課程及各種培訓

是次考察以討論交流為主,接待單位展示成功例子,分享其現有的策略與方法,學校除透過孵化器、加速器等協助學生創業外,還會為他們開辦創業課程、培訓及競賽,讓學生不但學到團隊的合作精神,而且還得到知名企業家及投資者的即時指導,對日後創業殿定了基礎。多名團員表示得到很大的啓發,並認為很值得參考學習。‵

Technion開設創業培訓中心(Bronica Entrepreneurship Center - BEC),通過開辦創業教育課程、舉辦創業大賽、提供創業諮詢服務、舉辦創業活動等服務,讓全體學生、教職員工、校友等培養創業精神,豐富校內創業文化。此外,為進一步推動學生創業,該中心負責人介紹了多個協助學生的創業計劃,其中一個"BizTEC創業競賽"(註12),由2004年開始舉辦,首先由評選委員會在百多隊參賽隊伍中選出30隊,他們將參與為期一年的競賽,內容包括演講、研討會、接受業界領袖的指導、加速工作、成果展示日,最後選出5隊優秀隊伍代表以色列參加歐洲的Intel競賽,至今已獲得超過2億美元投資及成功建立130餘家新創企業,中心負責人表示:"最重要的事情並非贏得競賽,而是在競賽過程中得到的經驗,這將為參賽者們提供走向商業成功的必要技巧,更加提供了創意和創新的動力。"另一個是"三日創業計劃",中心會邀請世界知名企業家及投資者參與,每名入選學生必須提出一個產品或想法,再由學生選出多個理想的產品進行組隊及優化,直到找到投資者為止。由組隊,到產品設計,以至銷售,均在三日內完成,現場設有創業輔導員在場指導。

特拉維夫大學於2009年成立StarTAU創新中心,資源不僅提供給特拉維夫大學生,更開放給外界所有新創企業。StarTAU舉辦大量課程及工作坊、撮合創業者與投資人、為創業者推廣本地及國際市場外,更舉辦全國性的企業家活動,一年一度的特拉維夫大學創新日(TAU Innovation Day)會議,會議內容包括:大型演講、交流晚會和創業競賽。

此外,為吸納人才及加強與國際間的合作,參觀的三所大學都分別成立海外學院與多國開展短期學生交換計劃,吸引全球多國的學生前來修讀,包括北大及清華大學。科技基金現正與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作進一步聯繫,並研究派本澳大專生參加該校的交換生計劃。

二、具備完整創業生態,政府分擔企業風險但不分享收益

以色列政府非常樂意承擔私人創業風險,大約從1993年開始,以色列鼓勵小型新創公司發展,然而以色列在創投領域起步較晚,因此投資這些新創公司的創投中,約有25%是以色列當地創投,剩餘75%是國外創投,但即使以色列當地的創投,可能背後的資金也有50%來自國外。以色列歡迎外國人投資他們的新創公司,並成為策略性夥伴,而當新創公司壯大後,彼此策略發展上還可以互補互利。此外,因為本國市場規模小,為了爭取外國市場,新創公司會在新產品推出時去美國矽谷尋求當地創投的協助。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推動公司去創新,但不會選定扶植的產業,而是由市場機制決定。由此可知,以色列政府只是提供平台、工具、補助金與低利貸款,協助公司分擔風險,但不過度的支配或主導社會資源投入特定產業,而是讓企業自行發展。

創業生態圈包含幾個元素:新創數量、資本市場狀況、政府政策、企業和學界研究。以色列的成功,除了學術界及政府在政策上的推動外,業界亦扮演了相當關鍵的角色。在以色列眾多創業相關機構中,孵化器和加速器扮演著重要角色。

經濟部於四十多年前成立的"首席科學家辦公室",是作為傳遞和實施科技政策的主要政府部門,在打造以色列創業生態圈中扮演著重要角色。辦公室推出多項支持孵化中心、新創公司及年青企業家的計劃。首席科學家辦公室由1991年推行孵化器計劃,資助私人機構成立創業育成機構,目前共有20個(13),孵化器一般沒有既定的投資者,申請者要經過競爭程序,取得8年經營權。而差不多所有的股東都包括有風險投資基金、私募基金、超級天使基金、本地或跨國公司等。

而被孵化的公司數目任何時間保持在160間,公司一般在孵化器兩年,每個公司的經費由50到80萬美元不等,視乎從事的範圍。孵化器出資當中15%,而政府資助85%。受資助的公司只是有盈利,或項目在市場成功出售,便需要逐年提撥3%-5%公司營償還政府的資助,直到全部還清,若失敗則毋需歸還(註14)。在訪問當中,我們被告之,進駐孵化器的創業者百分之九十時間可自由投放在自己的工作上,百分之十的時間必須以己之長協助中心內的其他初創者,大家相互扶持。

這個計劃對投資者、政府和初創公司三方皆有好處。政府承擔首兩年新創公司大部分風險。同時規定了孵化器投資者最多只能出資15%,但最多可取得新創公司50%的股份。對新創公司相當有鼓勵作用,新創能獲得資金、辦公空間和輔導,解決開始經營公司初期最困難的問題。對政府來說,新創若成功有助於推動經濟發展,若失敗也無妨,在以色列人的哲學中,失敗經驗就是一種資源。政府也不視為浪費了投資,而是把失敗經驗用其他地方,創造更多經濟價值。因此,以色列政府所承擔新創的高風險,在他們眼中那不過是是投資。

以色列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區隔相當明顯,加速器指私人機構完全自營的創業輔導機構。模式五花八門,有非營利組織如耶路撒冷第一個加速器SifTech,有以色列最大投資單位8,200校友組成的加速器,還有各大企業推出的各種加速器,如:英特爾、微軟、三星等,合共約180間。一般加速器吸納成員的要求比孵化器高,加速器除了為符合資格成員提供工作空間、會議空間等硬件設施外,更會為他們安排與專業人士、投資者及行業專家等會面,讓他們從多方面了解自己的項目及市場定位,再透過多元的渠道來促進創業者與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合作,為眾多創業者在孵化過程中起着橋樑作用,考察團參觀的SOSA就屬於此類性質。

以色列首個加速器The Junction在2011年三月才啟動了首期課程,因此加速器項目發展到現在只有五年的時間。負責人向考察團介紹入住The Junction的新創企業分兩個層次:初創公司經輔導6個月後如有新的成長,可作為種子企業晉級參與加速;沒有前景的初創企業只能出局。而一些已經有良好發展前景的成長型企業,可直接參與加速,往後可參與每週舉辦的市場行銷、銷售、設計、商業策略、會計、法律和金融方面的工作坊。這些企業將有獲得投資的機會,至於投資比例,The Junction最多只佔20%,之後會引入像HP、SAP這樣的跨國公司做戰略投資者,一般是3家各佔20%,創業團隊也佔20%。

三、犹太人的文化傳統及地緣政治因素

以色列媒體對創業亦扮演著重要角色,對於創新公司敢於挑戰現狀的讚揚,和對於失敗和轉型故事的鼓勵性報導,讓以色列創業者,以及投資人和民眾,對創業失敗的接受度非常高,覺得失敗可以從頭開始,沒什麼大不了。由於以色列許多創新是屬於技術類型的探索和嘗試,創業者本身就要做好如同在實驗室中進行科研反覆實驗的準備,失敗不是意外,而是成功路上的必須。

因為地緣政治關係,以色列的安全時常受到威脅。在60年代當時法國與美國不向以色列出售武器,以色列不得不自行發展國防科技,而持續的國防計劃也衍生出可應用於產業的科技。但以色列對軍用技術知識產權的保護政策相當寬鬆,從軍隊退役的年輕士兵們可以自由地利用他們在軍旅生涯掌握的技術去創業,甚至許多創業團隊本身就是戰友。以色列創業團隊在互聯網安全、視覺識別、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域有著突出的優勢,國防軍的訓練和知識產權功不可沒。曾在海軍微電腦部門工作的Dov Moran,憑藉軍隊中掌握的技術創建了閃存解決方案公司M-Systems,類似背景的還有Whatsapp、Outbrain、Palo Alto Networks、Check Point等等。此外,戰場服役的經歷也使以色列的創業者有著超人的領導力,執行效率和抗壓能力。

以色列學生中學畢業後,男女都必須接受軍訓,對未來還不確定的以色列青年,在軍中發掘自己的興趣、培養技能,尤其軍隊與大學合作進行學術訓練,他們退役時往往已經為將來做好一定程度的準備,而且清楚知道自己的興趣,這令他們對將來在大學學習更有方向和目標。此外,從軍的經驗亦讓他們學懂紀律和團隊精神,且加上入學時已具備一定經驗、更闊的視野和更成熟的思想,造就他們在科研上的創新和成就。

以色列人亦提到,他們重視科技和創新是被迫的,以色列沒有任何資源,國土狹小,沒有市場空間,但以色列有人,提供各種優惠條件吸引優秀人才來以色列創新創業,以色列很重視人材,尊重人材。在特拉維夫國際機場,進入機場候機大廳廊道墻上,掛著的全是著名科學家和人文傑出人士巨大畫像及成就說明,完全沒有任何的廣告。所有即將離開以色列的外國人都會忍不住在此駐足,我們這些從事科學或在這領域工作的人都為之感動。這裡、人是國家最寶貴的資源,科學家受到敬仰,科學得到推崇,而以色列人的創新精神,則成為支撑这個國家生存和繁榮的重要因素。

總括來說,以色列大學校內普遍設有技術轉化中心這類機構,作為實驗室與市場之間的橋樑,協助科研成果走向市場,科研人員獲得的產權收入可高達五成,其餘則用於支持進一步的基礎研究和科學教育。此外,部分學校為協助學生創業,校內亦會設有創業培訓,透過教育、活動、實驗及外展等促進學生創業。

以色列之所以成為新創之國,除有賴學校各項完善的配套外,政府在政策上的推動及鼓勵新創的措施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其中創業中介服務及科技孵化公司在政府的支持下得以迅速發展,不但成功促成大量新創公司與投資者合作,而且為眾多創業者在孵化過程中起着催化作用。創業者、政府、大學研究機構、啟蒙導師、跨國企業的科研部門、孵化器、加速器、天使創投基金、創投輔助平台各持份者環環相扣,形成以色列非常獨特及有效的創業生態系統。

四、總結及建議

面對澳門目前的情況,未必有效果立竿見影的方法,這裡僅嘗試由:綜合支持初創企業的發展,以及優化資助方式推動企業科技

創新及科技應用,這兩方面入手,提出以下建議,以期可推動科技創新,帶動產業優化轉型。

現時澳門有多個服務初創公司的孵化器,除完全私營的以外,有政府股份的創新科技中心、屬於經濟局操作的青年創業孵化中心。但各個方式均局限於提供共用空間、輔導以至商業配對。並未能解決創業者初期對資金的需求,以及在行業發展的指導,也多沒有風險投資的介入。另一方面,政府通過不同的渠道向初創及中小企提供資助。現時的資助分為無償及有償兩種,無償資助的審批要求較高,而有償資助未能為初創公司分擔風險。因此建議:一、整合政府的資源,由政府委託有政府背景的公司負責操作孵化器,以商業的方式運作。二、初創公司自籌資金不低於公司首兩年營運的30%,其餘70%由孵化器向政府各個基金渠道取得。初創公司項目成功後,或公司成功脫離後,每年按一定的收入比例返還,如果項目失敗,則無需償還。三、各種渠道的資助改為進入這新的孵化器,而不直接進入公司,從而減輕各資助實體對資金使用的顧慮。為此,必須要在法規層面研究解決有關基金對資助方式的改變,所帶來管理及債權等問題。

另外,針對澳門的大專院校往往沒有市場人員將科研成果產業化的困境,科技發展基金正研究將為撮合兩者提供資助,推出新資助方式,通過產學研合作,配對資助企業研發。建議對於無償與有償資助方式多作探討,尤其值得研究能否採用以色列政府那種「分擔風險,不取盈利」的方式,如項目實現盈利,企業才需要每年按盈利比例免利償還。多由企業成長及發展的角度,由推動產業轉型的角度,而非僅著眼於對單一項目資助,從而形成扶持企業成長的協同效應。

1:World Bank Organisation 

http://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Y.GDP.PCAP.CD/countries?

2:2016 Global R&D Funding Forecast

https://www.iriweb.org/sites/default/files/2016GlobalR%26DFundingForecast_2.pdf

3:Nasdaq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nasdaq.com/screening/regions.aspx

註4:Technion External Relations and Resource development

http://pard.technion.ac.il/2015/07/06/5332/

註5:Technion Technology Transfer 

http://t3.trdf.co.il/join

註6:Techni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Foundation

http://www.trdf.co.il/eng/

註7:Technion External Relations and Resource development

http://pard.technion.ac.il/fast-facts/

8:Technion Israe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ttp://pard.technion.ac.il/2015/07/05/technion-alumni-the-driving-force-of-israels-economy/

註9:News, Features and Discoveries from the Weizmann Institute

http://wis-wander.weizmann.ac.il/about/facts-figures?page=2

10: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 

http://wis-wander.weizmann.ac.il/about/facts-figures?page=10

註11:News, Features and Discoveries from the Weizmann Institute

http://wis-wander.weizmann.ac.il/about/facts-figures?page=4

註12:The BizTEC Entrepreneurship Challenge, Technion

http://biztec.org.il/

13/14:Technological incubators program

http://www.incubators.org.il